扬州财经网

当前位置:

法品水浒之赠与合同隐藏的真相

2019/11/10 来源:扬州财经网

导读

「表面的犯罪集团」北宋政和三年(1113年)八月十五日晚,史进在家宴请被华阴县警方通缉的少华山犯罪集团首要分子朱武、陈达、杨春等人,被史

法品水浒之赠与合同隐藏的真相

「表面的犯罪集团」

法品水浒之赠与合同隐藏的真相

北宋政和三年(1113年)八月十五日晚,史进在家宴请被华阴县警方通缉的少华山犯罪集团首要分子朱武、陈达、杨春等人,被史家村猎户李吉(类似于朝阳群众)举报至华阴县。华阴县尉(县公安局局长)率两个都头(刑警大队、巡警大队的两名大队长)及下属三四百名士兵连夜包围了史家庄。史进在与李吉对质中获知是其派去给朱武等人送请柬的庄客王四在返程途中遗失了回信,被李吉拾得而告发后,便先在庄内一刀杀了王四,后与朱武等人冲出庄外,又一刀“把李吉斩做两段”,随后与朱武等人上了少华山寨。从此,与富二代身份划上句号。

法品水浒之赠与合同隐藏的真相

「史进的秘密」

经上回分析,我们对史进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有很多品读水浒的朋友、高人都认为史进表面看是受江湖义气影响而任性冲动实施犯罪(连杀二人),实则一直受朱武等人算计而不得不走上犯罪道路。对此,军法哥对朱武等人合谋施苦肉计,致使史进中计而放走陈达并与朱武等人结交不持异议,但在案发前即警方采取“8.15”抓捕行动前,史进真的是清白无辜吗?

在军法哥看来,史进杀人固有任性冲动的因素在内,但在杀人之前,其已经走上犯罪道路,且与朱武等人大张旗鼓地明抢明杀不同,其犯罪行为比较隐秘,触犯的是《刑法》第191条第1款规定的洗钱罪(该犯罪就属于隐秘型行为)。对此,需要详细了解有关背景及在原著中不易察觉的系列情节。有据为证:

(一)史太公病逝后,史家庄经济下行压力大。

从史太公不收分文收留王进母子及从只言片语中立即判断出王进擅使枪棒进而准确推断出其“必是个教头”等细节可看出,史太公社会经验丰富,虽“年近六旬之上”,但思维敏捷,故善于经营,才能将史家庄推上事业顶峰。可惜,这也正是史家的悲哀之处!老子太能干,儿子什么正事都不用干。史家庄的经济危机早已潜伏。

史太公病逝后,史家庄仍是“田园广野,负佣庄客有千人;家眷轩昂,女使儿童难计数”,数字可能夸大,但打个对折也不得了,庄上每日支出可能是天文数字。史进自己不懂不管不问,也不请职业经理人打理生意,史家庄“自此无人管业”,而史进生活作风不变,消费水平不降,庄户佣人不裁,再加上庄内若干人员中饱私囊,铁打的产业也经不起长期如此消耗。

(二)史进发觉了生财之道。

史进与朱武等人不打不相识后,多次互赠财物或礼品,依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的规定,史进与朱武等人的行为符合关于赠与合同的法律规定,而在合法的外衣下,史大郞的犯罪秘密正在于此。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双方送了些什么东西。

第一轮:朱武等人送给史进“三十两蒜条金(注1)”,史进回赠些“零碎银两”。

第二轮:朱武等人将抢得的赃物“一串好大珠子” 送给史进,史进回赠“三顶锦袄子”及三头肥羊和美酒数箱。

第三轮:史进送物事(生活用品),朱武等人送金银。

以后数轮不再赘述。

我们再来看看财物种类,朱武等人主要送的是金银尤其是蒜条金,而这些十有八九是打家劫舍抢来的,至于文中挑明的“大珠子”等赃物就更不用说了,这些赃物赃银是不可能经朱武等人之手到市面上自由流通,即使可以,风险太大;而史进送的是零碎银两和生活用品,零碎银两不同于刻有印记的制式蒜条金,可通过市面日常流通而不会引人注意,生活用品对于在山上生活的人员而言更是急需物资,一旦下山之路被封锁,那是拿钱买都买不到。

从双方“互赠”财物的种类,我们已可看出些门道,最后来比较财物的价值。非专业人士也可判断出三十两蒜条金的价值明显大于零碎银两,“一串好大珠子”已暗示其收藏价值,绝非普通的美酒肥羊可比,后续亦是如此。施老先生在书中一再暗示,在双方礼尚往来的过程中,史进一方获得的财物货币价值更高。

史进不爱打理钱财,不等于不爱钱财,事实上,他的生活爱好哪一样不需要巨额钱财支撑。以其聪明才智必能发现通过与少华山犯罪集团采取互签赠与合同可明显获利,而史家庄欲维持以前的消费水准就需要滚滚财源,在此现实压力下(我等凡人皆受困于此),他不得不选择将互赠财物的“游戏”进行下去。

(三)史进是为犯罪集团洗钱的绝佳人选

根据《刑法》第191条第1款之规定,洗钱罪是指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为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有下列行为之一的行为:

(一)提供资金帐户的;

(二)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的;

(三)通过转帐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的;

(四)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的;

(五)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

对照上述法律规定,少华山方圆百里内有能力、有渠道将少华山犯罪集团这个黑社会组织的赃物洗净、黑钱洗白的最佳人选非史进莫属。史家庄人口众多,可采取工钱发放、物资采购、组织抽奖、慈善募捐等活动,通过钱庄(银行)、当铺等渠道和庄户大众之手,洗钱于无形。

「史进杀人的目的」

史进为少华山集团洗钱与朱武等人是否合谋呢?从《水浒传》中表述来看,军法哥认为双方都是明白人,心有灵犀一点通,案发前都没有戳破也无需戳破那层窗户纸。而八月十五史进宴请朱武等人,“要和三人说话”,倒极有可能是要扩大洗钱规模,而准备打开天窗说亮话。

因此,史家庄被围,史进怕的不是被人发现与通缉犯吃饭(这一点很容易撇清干系),而是洗钱犯罪被人揭发。但其心理素质极佳,先是稳住朱武等人(防止其说漏嘴),再上墙头质问带队的两个都头,摸清了警方的底细(接证人李吉举报),又通过与李吉对质,知道是王四醉酒误事,便在心中已有安排。

他将王四叫到后园,“一刀杀了”,之所以在后园杀,是因为后园僻静无人。他又叫庄客收拾细软,能够带走的(洗钱犯罪的证据及值钱的动产)全部带走,又声东击西将庄后草屋点着,将外面的大部分官兵吸引到庄后,便与朱武等人及庄客从正门冲出,又是一刀杀了李吉。至此,两个关键证人均无法出庭指证史进了。陈达、杨春接着杀了两个都头,目睹史进杀人的公职人员也殉职了。

史进结识朱武等人后,给少华山送礼送信都是通过其庄客王四跑腿,而王四在《水浒传》中第二回出场,第三回即被干掉,明显是个“打酱油”的小人物,居然也有个绰号叫做“赛伯当”(注2)。能麻烦施老先生为其费神着笔,必有深意。书中称王四“颇能答应官府,口舌利便”,王四在为史进办事的过程中极可能掌握了史进的洗钱秘密,史进在被官府围困的重压之下对其杀人灭口,是其丧命的真正原因,而不是仅仅遗失了回信而被杀。

这才是九纹龙的真实面貌,这才是史进初期犯下的全部罪名(洗钱罪、故意杀人罪),这才是九纹龙史进走上犯罪道路,日后加入少华山犯罪集团直至并入梁山集团的真正原因。史进犯罪是推动一百单八将走向梁山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接下来又是谁呢,请看下章《温柔的陷阱》

注1:古代黄金有金元宝、金叶子、金瓜子、蒜条金、大黄鱼、金钱镖之分。其中,蒜条金是指小金条,在《水浒传》中多次提及。(见本章2)

注2:赛伯当,源自隋末人物王伯当,据《新唐书•李密传》,李密降唐后,仍拟出关反叛,王伯当劝阻,李密不听。王伯当说“士立义,不以存亡易虑。公顾伯当厚,愿毕命以报。今可同往,死生以之,然无益也”,仍随李密出长安,后一同被杀。

一代军法(有生签约首发写手)

男,湖北武汉人氏,年届不惑,寄望于借助古典小说《水浒传》,让生粉们于今法中品古籍,在娱乐中习法理。

希爱力和万艾可治疗阳痿效果怎么样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官方网站

威尔刚4粒装多少钱

标签